首页资讯芒格走后,巴菲特看上了哪些机会?

芒格走后,巴菲特看上了哪些机会?

adminadmin时间2024-06-25 13:37:06分类资讯浏览34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格隆汇APP(ID:hkguruclub),作者:弗雷迪,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一年一度、堪称“投资界春晚”的巴菲特股东大会昨日(4日)召开,四万余名参会股东共赴价投圣地来听取这位智者的深刻洞见。

伯克希尔哈撒韦今年一季度营收创下898.69亿元,净利润127.02亿元,两项均超预期,但同时现金储备继续叠加,将于6月底达到2000亿美元,75%的股权投资集中在苹果、美国银行、美国运通、可口可乐和雪佛龙上。

今年的股东大会尤其特殊,自去年芒格离世后,94高龄的巴菲特要带上钦定的接班人格雷格·阿贝尔和阿吉特·贾恩进行问答环节。这样的组合,同样不知道能继续多少年。

没有芒格的伯克希尔哈撒韦股东大会,巴菲特如何表现?

01

老巴对科技股投资是极为谨慎的,看懂了才下手,比如现在火热的AI,伯克希尔连碰都没碰。

问答一开始就抛出了一个非常尖锐的问题:既然看好苹果,为何大幅减持?

伯克希尔哈撒韦一季报显示,对苹果的持股价值从1743亿美元降至1354亿美元,相信不少人想借由这个问题窥探巴菲特对苹果护城河变化的看法,巧的是,今天苹果公司CEO蒂姆库克也在场。

既然来了,苹果作为伯克希尔持股比例中唯一,也是断层式领先的最大市值公司,今年的业绩表现的确出现了一些危险信号。

苹果贡献最大收入的iPhone在这个季度同比下滑10.5%,大中华区的营收下滑8%;根据IDC数据,第一季度苹果手机出货量同比下降9.6%,在中国市场则下滑了6.6%。不过苹果近期立即宣布了史无前例的1100亿美元股票回购,比去年提高了22%,将股息提升至每股25美元,这种条件下还想减持,投资者担心也有一定道理。

关于这个问题,巴菲特给出了结论,“除非发生真正改变资本配置的戏剧性事件,否则我们将把苹果作为最大的投资。”

减持的初衷在于背负巨大财政赤字的美国政府未来可能靠提高联邦税率来填补,伯克希尔当前的税率还处于较低水平,卖出苹果是应对未来高税率的避税措施。

时下火得一塌糊涂的AI,是老巴避让不开的话题,尽管他对AI的认知表示谦虚,同时提出了可能具有的双刃剑特性,影响力堪比核武器。

他提到,AI既有潜力做好事,也有可能被用于不良目的,如欺诈等。他提到了生成式AI可能被用于创建逼真的假图像或视频,用于诈骗等非法活动。就像核武器,当二战美方拿它来终止战争,也知道它能够终止文明,最终还是选择将“精灵从瓶子释放出来”。

并且,在被问及伯克希尔的哪项业务在AI面前有最大风险时,巴菲特指出任何劳动密集型行业都可能面临AI的威胁。他认为AI技术可能会改变工作的性质,提高效率,但也可能导致劳动力的重新分配。

更聚焦一些,问到了被AI赋能的自动驾驶对汽车保险业务的影响,假如特斯拉的无人驾驶业务能够顺利开展,相比人类自己开车,危险程度可以降低一半,那是否意味着汽车保险业务量的锐减。

巴菲特认为,自动驾驶目前还没有完全落地,数据经验的准确性还需要验证。即使特斯拉的数据是准确的,也不意味着平均风险发生率会降低,而且特斯拉也说他们自己要卖保险,但这个模式是否能成功目前还没法看清楚。

对待新能源汽车这个行业,巴菲特并没有在减持比亚迪的事情上过多解释,改变是艰难的,新能源汽车能否成为唯一趋势,存在不确定性,但显然现在并非他们的下注选择。

巴菲特表示,比亚迪的投资和五年前购置日本五大商社比较相似,都是在美国以外做比较大手笔的投资,他们必须要谨慎地选择标的。

而美国以外,巴菲特又是如何考虑全球市场的呢?

02

这一次股东大会巴菲特在对投资日股方面未作详细说明让不少人有所失望,因为这个投资在这近来收益巨大且动作不懂,早就引起了市场的密切关注。

可以说,这是巴菲特在海外市场最大规模的一次投资布局。

伯克希尔从2019年9月开始就在日本在不断融资,以信用方式借日元买日股。其在2020年8月开始宣布对五家日本商社(丸红、三菱、三井、住友、伊藤忠)持股约5%,按披露时的收盘价估算,当时持股总市值达到62.5亿美元。此后,伯克希尔又连年增加了对这五家商社的持股。

到今年2月,伯克希尔已经持有这五家日本商社约9%的股份。而这些商社的股价自伯克希尔开始投资以来平均涨幅超过1.9倍(如果从2020年算起来,丸红、三菱、三井、住友、伊藤忠分别上涨了508%、431%、387%、264%和220%),伯克希尔从五大商社获得的利润已超过120亿美元。

而这些投资,巴菲特可以说完全是“空手套白狼”,几乎没有花自己的什么钱,

伯克希尔自2019年发行首只日元债券以来,就是如同上瘾一样,不断发行日元债,有数据统计其过去40次债券发行中有32次都是发日元债,去年9月份,发行的日元债券约为76亿美元。

在今年4月18日,伯克希尔再次发行发行了2633亿日元(约17.1亿美元)日元债券。

这些日元债,期限有的多达30多年,而且利率超低,利率仅有0.5%,可以说是恰好赶在了日本结束负利率最后窗口期。

现在日本央行有意进入加息周期,以后就再也没有那么便宜的资金了。

而巴菲特把这些超低成本的资金,都用于购买五大商社。而后者不仅大概能给伯克希尔的收购带来14%的收益,每年还有非常可观的股息分红(有报道说平均年股息率5%),和回购股票来提升股票价值。

而这五大商社在日本乃至全球都具有非常重要的经济地位,几乎控制了日本90%的产业,且经营扎实稳健,不用担心经营风险。

也就是说,伯克希尔用0.5%利率成本的资金去购买5%回报的资产,单是这样以来就可以躺赚至少4%的差价收益。

无论是发债利率与股息率的利差,还是用日元债购买五大商社获得巨大市值增长回报,巴菲特投资日股都是铁定的超级躺赚。即使日元相对美元从2020年至今贬值了50%,总回报也依然极其可观。

毕竟这本身就是几乎没有成本的“空手套白狼”。

从巴菲特的回答中,似乎也证实了他对继续投资日股的看好,加上前不久又发了一大笔日元债,不排除会继续加码日股。

03

截至一季度末,伯克希尔的现金储备高达1890亿美元,创历史新高。而它去年的管理规模是3473.58亿美元。

这意味着,其的仓位规模只有6成出头。

很早之前,伯克希尔的现金储备就超过了千亿,在近年来也一直没有大笔出手。

即使是现在大举投资日股,也是用了借鸡生蛋的方式,基本不用花自己的资金。

很多人一直都在疑惑,巴菲特一直持有如此巨额的现金流是否过于谨慎保守,白白浪费了千亿美元现金资产,没有让它发挥更好的价值。

老巴的解释是“我们很想花这笔钱,但我们不会花,除非我们认为我们正在做的事情风险很小,而且能给我们带来很多钱。”

这其实很符合老巴“棒球理论”,等待风险很小、回报丰厚的好时机,然后在正确的时候挥杆一击。如果没有这样的机会,他宁愿不出手。

而现在美国的经济环境的不仅不确定性和压力以前大得多,而且目前5.4%的利率水平也处于明显高位,在这种环境下,即使是长期坚定押注美国国运的巴菲特也找不到多少让他感到舒服的出手机会。

巴菲特透露,伯克希尔在评估加拿大的投资机会。但他相信印度有大把机会,甚至可能有类似日本投资类似的机遇,只是伯克希尔对印度的见解还不够深刻,还没有探索到明确的机会。

而目前的美元利率水平,现金这种无风险资产的本身回报率也足够高。

这也是为什么巴菲特一边持有巨额的美元现金资产,一边巨额发美元债去买日股的原因。

这样的操作,可以说是把基金风控、国际汇率差红利、杠杆投资都完美拿捏到了。

另一方面,伯克希尔这样的手握巨额现金资产和投资以安全稳健为先的理念,也让其获得更多的其他投资机构无法比拟的隐藏好处。

伯克希尔这种比美国银行还稳的风控管理,可以让它形成强大的品牌价值,方便它旗下保险和其他公司业务经营开展时处于更有利地位,比如融资和收购谈判,它可以更低成本拿到手。

比如日本投资之所以几乎不花什么钱就可以空手套白狼,背后就是基于其强大的品牌价值背书。要不然其他国际投行要向以同样的手段套日本资产肯定不那么容易,至少五大商社不会轻易配合。

相对来说,国际大投行很多,但能做到它如此大规模和持续成功的,几乎没有。

比如软银集团,孙正义确实在互联网领域成功投资了很多超级独角兽,但在遭遇逆风时动辄出现数百亿美元的巨额亏损也是让投资人感到胆战心惊。

所以孙正义更多是被投资者认为是基金投资的“赌徒”,而不是“股神”,软银的股东大会,也不会引起全球股民的关注。

专门押注科技赛道的木头姐也一样。虽然她每一次的操盘动作都会引起市场的热议,但人们关注的焦点也只是她又在“下赌注”,仅此而已。

更不用说在我们国内的各种押注单一赛道一炮而红又很快跌落神坛的明星基金经理。

无论是理念、见识、操守和布局手法,他们与巴菲特的差距鸿沟,确实可见的巨大得难以跨越。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0
0
收藏0
前5个月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96912亿元

    未登录用户 回复需填写必要信息
    请先 登录 再评论,若不是会员请先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