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彦宏的出行版图:路途坎坷、“钱景”渺茫

admin 资讯 80 0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一刻商业(ID:yikecaijing),作者:燕辞格,编辑:以安,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作为自动驾驶技术先行者,入场已久的百度却仍然焦虑。

今年4月,百度Apollo举办智能汽车产品发布会,集中展示作为“技术合伙人”的智驾供应方案能力,向车企抛出橄榄枝;5月,百度Apollo在Apollo Day 2024上发布萝卜快跑第六代无人车,并宣布计划在2024年底实现盈亏平衡。

频频亮相背后,是百度在出行领域中着急地寻找座位的身影。作为2013年便开始探索自动驾驶技术的早期玩家,百度的野心和布局都太过庞大。

李彦宏的出行版图:路途坎坷、“钱景”渺茫萝卜快跑第六代无人车,图/萝卜快跑官方公众号

在这盘棋中,百度希望以萝卜快跑L4级别无人驾驶为核心,建造起数据、技术与反馈的飞轮,将智能化优势落地到新能源汽车、网约车出行、智能驾驶方案等领域,但结果却是不尽人意——造车遇阻,智驾声量不大,无人驾驶规模落地尚远。

百度的出行版图到底为何走到今天?它还能如何突围?

百度造车,销量惨淡

2023年8月,极越汽车顶着百度、吉利的光环横空出世。对于这家在新能源汽车红海时期入局的造车新势力后来者,外界仍抱有厚望,或许主要源于对于老牌汽车制造商吉利与AI智能赛道巨头百度的信心。

李彦宏的出行版图:路途坎坷、“钱景”渺茫极越01,图/极越官网

去年10月底,首款汽车“极越01”发布后,24小时内订单量便达到1.5万辆,足以证明市场的热情。但随后的月销量却显示,极越没能“接住”这份期待,11月首月交付量仅594辆。

首发一个月后,极越01全系车型在12月降价3万元,起售价格由24.99万元降至21.99万元,并对已提车用户发放3万元补偿。但降价促销并未奏效,据车主之家数据,极越01在随后的5个月中,销量分别为774、218、147、511、362辆。换句话说,截至今年4月,这款新能源汽车半年间总销量不足3000辆。

李彦宏的出行版图:路途坎坷、“钱景”渺茫极越01销量,图/车主之家官网

在新能源汽车行业内,月销量5000辆汽车一直被公认为车企的“转折点”,5000辆之后,新能源车企有望见到销量提速、盈亏平衡的可能性。如今,极越的竞争对手都已经摸过这个门槛,对于手捧着上述成绩单的极越汽车,5000台却显得相当遥远。

这也意味着,刚刚闯入新能源汽车赛道不久,极越便面临着掉队风险。

极越汽车为何销量不佳?归根结底,极越01发布会上“全球首台AI汽车机器人”的宣传口号并未深入人心,闯入的价格段市场竞争又过于激烈。

一方面,极越01在市场上需要直面太多竞品,无论是新能源汽车竞争最激烈的SUV车型,还是20万元上下的价格战重灾区,极越都需要面对蔚小理、特斯拉、华为系汽车的直接狙击。显然,比起初出茅庐的前者,消费者会更倾向于老牌厂商。

另一方面,极越将“智能化”作为营销的重点,但当下既不是百度引领智能化浪潮的过去,也不是新能源车企口中智能化决定胜负的“未来”。事实上,智能座舱、AI大模型、智能辅助驾驶等功能,在新能源汽车上已不鲜见,在智能化上,小鹏、华为都拥有相当份量的话语权。更为重要的是,智能化尚未成为撬动消费者购买力的决定性因素,渗透率仍有待提升。

实际上,极越01的性价比并不低。除去大幅降价3万元,这款车型各项选装也十分实惠,数千元便能完成不错的全套配置。此外,极越01还提供一年免费高阶智驾体验,免费终身整车、终身道路救援和三电质保。

在新能源技术上,极越01使用的吉利控股集团研发7年之久的SEA浩瀚架构,与吉利旗下的极氪汽车基本一致,后者曾在招股书中写到,“SEA使我们的产品在市场上具有显着的竞争优势”。

但作为新能源车企品牌首款汽车,极越01担负着吸引用户群体的使命,缺乏令人印象深刻的“亮点”是致命伤。

细数极越01的智能化技术,不乏“率先大模型上车”“国内唯一纯视觉智驾”“首个OCC占用网络升级”“PPA智驾里程领先”等标签,但这些领先却并未鲜明地体现在产品功能上。

相比之下,华为系、小鹏两家同样主打智能化的新能源车企,旗下推出过的爆款汽车均有具体到泊车、交通等场景的独特功能,因而也为消费者带来更多记忆点。极越01上市后,几乎每个月都有OTA升级,也侧面反映着百度的智能化技术优势尚未在产品功能上完全释放。

今年4月的北京车展上,极越第二款车型,纯电轿车极越07亮相,宣布与英伟达合作搭载其新一代车载计算平台,该平台在Transformer、大模型、生成式AI等方面颇具优势。再次打出“智能化”的营销口号,这款产品能否在销量上扳回一城?或许关键在于,极越07能否成为自带独特智能化“亮点”的爆款。

押注Robotaxi,但“钱景”还远

5月中旬,百度Apollo发布萝卜快跑第六代无人车,将人们的目光拉回百度布局已久的无人驾驶。当初李彦宏大力推进的无人出租车,现在如何了?

值得关注的几个点是:这一代无人车成本降低60%,单价仅20.47万元;预计未来营运成本、服务成本分别降低30%和80%;武汉将部署千台无人车,萝卜快跑在年底实现盈亏平衡,2025年进入盈利期。

相比以往技术性内容为主的发布会,这场发布会变得更加务实,更关注实际的落地场景及成本、盈利问题,并立下了盈亏平衡的时间节点。

这不难理解,百度Apollo已成立7年,而Robotaxi也到了生死攸关的时间点。2023年下半年,通用旗下Cruise无人出租车拿到牌照数个月,便发生多起事故并被取消运营资质,困境中不得不向母公司伸手,今年6月得到通用注资8.5亿美元。

押注Robotaxi赛道本就是一场时间长、成本高、阻碍多的走钢丝游戏,持续烧钱不能持久,在消费端“平稳落地”是所有玩家一致的目标,对百度萝卜快跑更是如此。

截至今年4月19日,萝卜快跑累计提供乘车服务超600万次,去年第四季度单季度订单量达到83.9万单,并在今年3月初在武汉实现7x24小时运营。然而,这与李彦宏当年的预期存在较大落差。

李彦宏的出行版图:路途坎坷、“钱景”渺茫萝卜快跑落地武汉,图/武汉发布公众号

2021年,李彦宏预测自动驾驶技术会在2025年进入规模化商用阶段,当单日服务订单量超5000万单,Robotaxi成本将会低于普通快车,从而实现常态化盈利。目前来看,萝卜快跑一整个季度的订单量都距离千万级别单数非常遥远。如今,萝卜快跑盈利目标前,还有两道难关:

第一是布局成本。以去年第四季度及突破600万单速度来看,萝卜快跑当前线下车辆能够带来的单季度订单数量在100万单左右,运营车辆数在1000辆左右。

按照第六代无人车的千台布局计划,百度Apollo在2024年至少还要投入超20亿元,但单季度的订单数量仍不可能达到千万级别。不难看出,单日订单5000万需要的是百亿元级别的投入,及大规模落地所需要的试点投入与时间。在到达这个量级前,萝卜快跑无法与当前的网约车平台进行竞争,很难真正实现在2025年规模化商用。

第二是安全性问题。在武汉落地后,萝卜快跑在5月收到众多市民投诉,表现为行驶缓慢,突然停车等问题,也有短视频拍摄无人车造成大范围拥堵。对此武汉经开区交通运输局、管委会等都作出回应,表示将向所属公司进行反馈。彼时有观点指出,尽管萝卜快跑已经完成多项测试上路,但武汉是国内拥堵现象较重的城市之一,保有车辆超过400万且不限行,真实交通压力下无人车或与内置规则产生冲突。

李彦宏的出行版图:路途坎坷、“钱景”渺茫萝卜快跑小程序预约,图/萝卜快跑公众号

总体来看,萝卜快跑的故事愈发难讲,“钱景”尚远。

成本高、周期长,李彦宏还有多少耐心?

从集度汽车品牌改为极越,到萝卜出行的前途未卜,反映着百度入局出行的尴尬处境。

从2021年集度成立到首款概念车、量产,李彦宏都站到台前为集度汽车发声,亲自为集度寻找CEO人选,将其视为承载百度智能化汽车的重要载体,并打算以此入局新能源汽车市场。

集度CEO夏一平曾在集度创立时的一次采访中表示,集度的首要使命是承载百度所有技术落地。2022年8月,李彦宏也曾放出豪言:“自动驾驶技术上,集度将领先特斯拉一代”。

但集度首次展示ROBO-01便引来众多嘲讽,从潦草的概念片,到与不少新势力车型雷同的外观设计,都受到吐槽。彼时,一位高合汽车高管称,“ROBO-01 抄袭了哪吒汽车的造型、拜腾的大屏和高合 ISD 等,是多款车型的集大成,集度应该叫'嫉妒'”。随后,面对生产资质等难题,集度名牌名改为极越,宣传已久的品牌声势也一扫而空。

这几乎意味着百度正式放弃造车的主导权。集度成立时,百度持股为55%,而吉利持股45%。而后续成立的杭州极与越汽车科技有限公司,吉利关联方持股高达65%,百度关联方仅持有35%。当前的极越,更像是吉利旗下的又一个新能源子品牌,相比极氪汽车还是个“干儿子”,百度则作为技术提供商退居幕后。

如果说萝卜快跑作为L4级别自动驾驶技术场景,积累的技术与海量数据是百度在自动驾驶上真正的底蕴,那么集度便是百度想要释放自身智能化技术优势,并借势入局造车的一次尝试。

当下,“另一次尝试”则是将萝卜快跑L4级别的能力向智能驾驶L3泛化,作为智驾供应商做车企的生意,但却同样错过最好的时机。

2017年,经历4年自动驾驶技术积累,百度IDG成立,整合自动驾驶、智能汽车、车联网三大事业部,同年“Apollo计划”在上海车展发布。

2019年,随着百度自动驾驶技术路线从单车智能向车路协同转变,以后者为核心的智能交通事业部成立,智能汽车业务部则并入自动驾驶事业部。这意味着,百度在这一步与特斯拉、造车新势力们押注的单车智能路线脱节,远离了智能驾驶的一线市场。

2020年后特斯拉频频掀起智能驾驶技术路线的浪潮,引发众多智驾供应商成立,车企纷纷下场自研智驾,毫末智行、大疆、华为、蔚小理等开启市场竞争。

如今,百度形成以萝卜快跑为核心的自动驾驶事业部,以量产辅助自动驾驶、智能座舱为核心的智能汽车事业部,以及以车路协同方案为核心的智能交通事业部。尽管智能驾驶的地位再次得到重视,但智驾行业逐步达成对数据重要性的共识,后来者的市场空间进一步缩小。

李彦宏的出行版图:路途坎坷、“钱景”渺茫百度Apollo发布智驾方案,图/Apollo智能驾驶公众号

在今年4月的百度Apollo智能汽车产品发布会上,百度Apollo推出纯视觉城市领航辅助驾驶产品ANP3 Pro、百度地图V20版本,以及基于文心大模型打造的智舱大模型2.0。但发言人频频使用极越汽车举例,侧面反映百度在智驾市场覆盖范围之窄。

值得一提的是,车企“技术合伙人”的定位被反复强调,暗示着极越汽车作为“承载百度智能化技术”的主要载体已被放弃,百度正在寻找更多“出口”。

Robotaxi前途未卜、极越汽车仍面对困境,百度的出行版图布局并不顺利。当下,如何将手握的智能化优势转化为真金白银,是百度在出行上面对的最大难题。向左向右,无人驾驶、智能驾驶都是成本高、周期长的路,李彦宏还有多少耐心,等待这些布局开花结果?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发布评论 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